邪教太邪 成了新冠病毒培养皿!韩国也麻烦了…_汉高达贸易网 
邪教太邪 成了新冠病毒培养皿!韩国也麻烦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新冠疫情让中日韩三国操碎了心,不过各有各的不幸。

  日本担心“恐怖邮轮”,韩国更神奇,邪教组织居然成了疫情重灾区,是的,你没看错,就是邪教

  每天过百的确诊患者,几天下来累计患者就高达556人,搞得韩国人心惶惶。

  其中,代号为“31号”的病人就是一个超级感染者。

  本来呢,疫情期间要尽可能避免参加人群聚集的活动,以此减少接触和飞沫感染的几率。

  但总有一些人是听不进去,非要以身试毒。

  “31号病人”在2月7日就出现了发冷、咽喉痛的典型症状,不过她不顾身体的不适,依然在9日、16日参加了“新天地教会”的宗教集会活动。

  病可以不看,但礼拜是一次不能落下的。

  关键这个新天地教会的礼拜方式还挺邪门,一般的教会信徒坐在椅子上做礼拜,而新天地教会的信徒们则是在地板上做“礼拜”,密密麻麻的,人头挨着人头。

  通过监控和签到表粗略统计人们发现,至少有1000人参加了礼拜,这么多人挤在密闭空间中交换空气和唾液,想想就可怕。

  另外,“31号病人”所在的大邱教会建筑物为地上9层地下1层。每当活动结束时,信徒们都会从高层拥挤下楼,而从8楼下到1楼需要15-20分钟。

  借助中央空调和电梯的帮助,整座大厦简直就是一个大号的病毒培养皿。

  02

  对韩国防疫部门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这1000多位密切接触者中的每一个人,该检查检查、该隔离隔离,这样才能杜绝更大规模的传播。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这些面临极高感染风险的教徒们,不仅不会配合防疫部门的排查工作,甚至会尽力去隐瞒之前的行踪。直到现在为止,还有300多人处于完全联系不上的状态。

  原因也很简单,“新天地教会”在韩国是个争议不断的邪教。

  这也是这个国家神奇的一面,绝对的宗教自由,你整套“学说”,能招来教徒,就可以开宗立派了,收点钱,和女教徒搞点灵修都没啥问题,只要你不是搞出刑事案件基本没人管,说是“邪教博物馆”一点不夸张。

  一般人想在韩国邪教圈混的话,不仅要敢吹,还得有一套自洽的理论体系护身。要么是灵修之后醍醐灌顶、顿悟成圣,要么就是得到神启,成了救世主转世。

  比如耶稣晨星教会的教主郑明析就自称在梦中得到了耶稣的一些业务指导,而上帝的教会教主安商洪自称耶稣转世,称其媳妇张吉子为“母亲上帝”。

  而新天地教会就更厉害了,在他们的内部说法中,创始人李万熙是“再临基督”和“天上总统”,所到之处都不仅有彩虹同行,还有十字架和光。

  除了正儿八经的传教,他们还会用学韩语、看电影和参加读数研讨会的种幌子四处拉人,只要你跟着去了就是无穷无尽的洗脑,逼着你就范、掏钱,直到被压榨得倾家荡产。

  靠着各种坑蒙拐骗的手段,新天地教会最鼎盛的时候有将近20万信徒,而李万熙本人的钱包也越来越鼓。

  只不过最后闹的太狠了,在2014年和2016年两次被韩国有关部门列为邪教。

  不仅许多正统教会直接点名要防范新天地,甚至还会在活动现场的大门口贴上了“禁止新天地出入”的标语。

  而李万熙本人的名声也挺臭的,2013年,他就曾因猥亵、性侵未成年少女遭到报复,腿都被人打断了;今年年初还被自己的情人告上了法庭,骗钱、家暴、重婚等各种黑料全都被曝了光。

  在这次超级传播事件后,信众们不仅互相告诫要隐蔽行踪,甚至还有人打算在发病后乔装去其他普通教会,来造成病毒不是由这个邪教传播的假象……

  03

  其实在韩国,这样的邪教还有很多。

  韩国是宗教信徒比例超高的国家,像基督教,信徒人数占总人口的36.7%,不止人数多,虔诚度也让人惊叹,比如塔利班闹腾的最厉害的时候,还有韩国牧师去塔利班的老巢传教,搞出了人质事件。

上一篇:中国版HPV疫苗来了?全球缺货七成 中国企业发力 下一篇:截至2月13日20时我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57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